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一品堂 >

香港一品堂

时代风潮中选择养猪——记畜牧人老苏的故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30 点击数:

  此时的黑龙江省桦川县正被一片皑皑白雪所覆盖,刚刚过完了元旦,老苏也迎来了70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但是对于老苏来说,人生就是一场奇异的发现之旅,年龄只不过是人生这卷故事中又一个新篇章的开始。

  在村里人的眼中老苏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从大队书记到百货公司副经理再到养蜂、养猪,老苏在村里人的眼中不仅是个名人,也是个能人,尤其是老苏自主研发的猪粪转化成饲料的技术更是让村里人刮目相看。老苏出生于1945年,是与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用老苏的话来说,他们这代人经历的是一个时代的发展和变迁。时至今日,也只有不太多的几个老伙伴们还记得当年那些满怀激情的岁月和那些勇敢坦荡的心灵。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全会做出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并深入讨论了农业问题。会议认为只有大力恢复和加快发展农业生产,坚决地、完整地执行农林牧副渔并举和“以粮为纲,全面发展,因地制宜,适当集中”的方针,逐步实现农业现代化,才能保证整个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才能不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就要求全党首先必须调动我国几亿农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在经济上充分关心他们的物质利益,在政治上切实保障他们的民主权利。

  听到这些会议报道是在县上的一次会议里,当时的老苏33岁,是梨花村的大队书记。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桦川县很快就开始了农业工作的改革,养殖业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列入其中。会议结束后,当时的党委书记找到老苏,想让他从大队书记的岗位转到抓全县的副业工作,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老苏在当时的农村可谓是一个“先进者”,很早就开始钻研养蜂。但是党委书记的话却让老苏有些进退两难,大队书记当的好好的,是否要放下一切从事在当时还极有可能为人诟病的副业呢?最终还是党委书记“三顾茅庐”的精神打动了老苏,促使他毅然决然的走上了“副业”这条路。

  老苏给自己总结的最大的优点就是“爱琢磨”,在养蜂的几年时间里,每年老苏的蜂蜜都要比其他人的多生产一半以上。从大队支书的岗位上退下来之后,老苏又先后经历了6次工作调动,最终调到了县里面的百货公司担任副经理。1992年,大规模的下岗风潮席卷了中国,老苏的两个儿子也在这场风潮中下岗了,此时的老苏也已经退养回家。为了一家子的生计,老苏开始了带领两个儿子开始了走上了养猪之路。

  回顾当时选择养猪的初衷,老苏坦言,这一方面是时代的风潮所迫,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心中对于曾经从事过的“副业”始终保持的一份热爱。但是老苏从没有想过,养猪竟然成了他这一辈子经营的事业。

  养了半辈子猪的老苏在养猪的初期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正像他所言,对于农民来说养猪就是一项高风险的职业,一场疫病或者是市场的变动就很容易让农民陷入亏损。1995年,中国的生猪市场经历了一场很大的波动,毛猪的价格达到1.3元左右,而玉米的价格达到了0.7元,而平时玉米的价格就只有0.3元,在这场风潮中大批的散养户退市,正是在这种困局下老苏开始了对猪粪便转化为猪饲料的最初研究。大家都知道,鸡的粪便经过发酵处理之后可以制成猪饲料。那么一样的原理,猪粪是否也可以完成这样的转化呢?除了爱琢磨之外,老苏的还经常参加各种类型的学习会议,在会议上老苏也听说过自家苗以及返饲的理论。以猪治猪可以实现,那么猪粪饲猪又何尝不可呢?

  于是老苏开始了不断的探索,首先要去除粪便中的酸,老苏用铁锅进行烧煮,一口气烧坏了四五口铁锅,后来又改用了铁板,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功夫不负有心人,老苏成功了!在自己的猪场里,老苏进行了无数次的实验,用老苏的转化方法,一头育肥猪的饲料可以省下200元。回顾这一年多的研发过程,老苏回忆道,自己曾经在猪圈里面住,就为了观察猪的变化情况。

  在技术没有成功以前,老苏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闭门做研究。因为在研究的过程中需要锯末,老苏就到木料加工厂去成车的拉锯末,因为技术还没有成功,老苏不想过早的透露,所以每次有人问道老苏总是说是给猪场做保温的,也不知道究竟拉了多少锯末,老苏的试验才最终成功了。

  对于老苏来说,生活中一定要充满挑战才会有收获。在聊天的过程中,老苏提到最爱读的书就是人物传记,其中《慈禧外传》给他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虽然后世对于慈禧的评价不一而足,但是老苏却对书中描写的慈禧忍辱负重的精神十分钦佩。

  笔者曾经采访过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也说对于人物传记非常的喜爱。原因在于当你阅读前30页的时候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后面的100页人物的命运发生了怎样的转折。对于老苏来说人生也着实是一个这样的充满未知和挑战的过程。

  在电影《霸王别姬》中张国荣饰演的角色有一句经典的台词“不疯魔,不成活”。对于老苏这样的“研究达人”来说,这样的台词也同样适用。从大队支书到商业局再到百货公司再到一个地地道道的养猪人,老苏的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踏实而且也十分的精彩。

  七十岁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老苏说就是希望有企业可以把这项技术推广出去,把这种节约成本、提高效益的养殖模式真正的发扬光大,用老苏自己的话说,这样也就无憾了。

  编者按:相对于城市的繁华来说,中国的农村无疑是一块贫血的土地。然而,这却不应该是中国农村发展中始终贴在身上的一个标签。在一个幸福的国度,最大的自由,就是每一个理想都可以得到尊重。中国农村的大地上,像老苏一样的“科技达人”还有很多,他们脚踏土地,心向蓝天,用有限的资源表达着自己对于这片厚土的热爱与崇敬。然而,悲哀的是我们却鲜有听到他们的声音,无数个“不可能”让他们被现实的大门冷冷的拒之门外。老苏的故事感动了我,对于一个至诚之人,有什么样的梦想不可以承载?我想只要这样的梦想还在,那么希望就会永远不会腐朽,在新农村建设的土地上,所有的新农人都应该相信,唯以梦想,以飨时代!